聚热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禾赵平津的小说 > 685 青梅竹马
    他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除了他,她也就张文礼一个男人。

    想到这些,陈序就如鲠在喉。

    简瞳和张文礼是真的做了夫妻的,他们是有夫妻之实的。

    简瞳,也是真的决定了要和张文礼过一辈子的。

    他心口里实在是酸的不行。

    但想到自己也娶了姚知雪,也和姚知雪发生了关系,陈序也就偃旗息鼓,没什么好说的了。

    过去的就彻底翻篇好了,提起来也只是让自己更不痛快。

    简瞳很守信用,晚上六七点的时候,就把体检报告发给了陈序。

    陈序直接给她打了电话:“瞳瞳,你今晚过不过来?”

    “你先好好休养吧,等你伤好了再说?”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见你,而且,我中午和晚上都没吃饭。”

    “阿姨没去吗?”

    “没让她过来,我在家里时不喜欢家里有外人。”

    “你不会点外卖吗?”

    “瞳瞳,给我做一碗豪华版泡面吧。”

    简瞳那边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他们第一次私下见面,就是他在除夕夜来到她的出租屋,吃了她做的豪华版泡面。

    那时候她多穷啊,看着他吃光了自己的面,肉疼的不得了,但却也不敢阻止。

    再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这种他口中的垃圾食品,她就很少碰了,而他,也再也没有吃过。

    简瞳几乎都要忘记了这一切。

    她的思绪仿佛回到那个飘雪的除夕夜。

    陈序吃完面没有走,就在她的小沙发上,他吻了她。

    中途,她按住了他的手。

    “陈序……不能这样的,我,我妈妈说了,女孩子不能这样随便,要等到结婚……”

    她颤着声音说着,慌乱的根本不敢看他。

    当时他说了什么?

    “怕什么,大不了娶你呗。”他这句话说的随意无比。

    她还是按着他的手,整个人都在抖:“陈序,我害怕……我没这样过……”

    “没谈过恋爱吗?”

    她点了头。

    陈序又开始吻她,他的吻却变的温柔了很多,简瞳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云端一般,她迷迷糊糊的就闭上了眼。

    不知多久,她听到他在她耳边低笑:“瞳瞳……”

    “瞳瞳乖,别害怕啊。”陈序轻车熟路的哄着她,很快就将她安抚的乖顺无比。

    “陈序,你以后不能辜负我的……”

    她还记得自己最后那一刻,红着眼对他说的那一句。

    他自然是无有不应。

    但想来,这样的承诺,不知给了多少女人。

    简瞳从回忆中抽离,她平静的开口:“陈序,这样的垃圾食品你从来不爱吃的,你点米其林的外送吧,多吃点有营养的,对你身体康复更好。”

    简瞳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挂上电话那一瞬,她却靠在门背上,软软的滑坐在了地板上。

    她捂住脸,不想哭的,但眼泪却还是涌了出来。

    只是简瞳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过去的事情,就当做是上辈子的事吧。

    简瞳缓缓撑着膝盖站起身来。

    破镜真的永远没办法重圆,意难平也永远都是意难平。

    有些伤痛是别人无法共情的,她再傻乎乎的没心没肺,却也不能全然的释怀。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和陈序去谈旧情,谈感情。

    什么都不考虑,他们才能过的更轻松,更开心。

    周末的时候,简瞳带了柚柚去找许禾。

    二人又一起带着鸢鸢康宝柚柚去了季含贞那里。

    孩子们在花园里玩,鸢鸢仍是安静的画画,只是她的目光经常追着弟弟妹妹,脸上的笑也越来越多了。

    柚柚很黏着康宝,她只比康宝小了一岁多,奶声奶气的喊着哥哥,像个小尾巴,康宝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说起来两个人的名字也挺有缘分的,当初柚柚的名字是张文礼取的,简知恩,大意是要孩子记着念着母亲的生养之恩。

    而康宝的大名叫赵知许,是赵平津取的,当初取这个名字,许禾还觉得难为情了很久。

    一个知恩,一个知许,听起来倒像是亲兄妹似的。

    简瞳私下也和许禾说过两个孩子名字的事情,但赵平津和许禾都不介意这些,反而也觉得是一种别样的缘分。

    康宝的性子更多的随了赵平津,年纪小小,就透出了几分的沉稳。

    只是他虽然性子沉静,但却又不显得老成,大约是受了母亲许禾的影响,稍稍中和了几分的缘故。

    许禾见柚柚小尾巴一样一直黏着康宝,而康宝却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烦,两个小家伙一会儿拿着小铲子和小水壶去花园里翻土浇花,一会儿又去看蚂蚁搬家,玩的满头满脸的汗。

    柚柚蹲在康宝的身边,小嫩手一会儿帮康宝擦汗,一会儿又拿自己的衣袖给康宝擦黏在脸上的土,小嘴巴里哥哥哥哥一直没停过。

    康宝却也不嫌烦,柚柚喊一声,他就回应一声。

    许禾和简瞳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笑了。

    季含贞也忍不住打趣:“柚柚看起来真的很喜欢康宝,要不给他们俩定格娃娃亲好了。”

    简瞳下意识去看许禾,许禾看出她的欲言又止,就笑着道:“小孩子们知道什么?他们愿意一起玩,就让他们玩,至于长大后的事,谁都说不定,所以,还是先不要想这些了,就顺其自然好了。”

    简瞳忙跟着点头,其实她是觉得,自己和陈序这样的关系,柚柚的出身到底还是不怎么名正言顺,而康宝,却是赵平津和许禾唯一的儿子,将来整个赵家都是他的,他的妻子人选,赵平津肯定是要十分慎重的。

    她和许禾关系再好,却也不能仗着这份友情去攀高枝,没得到最后,反而伤了她们之间的情分。

    两人默契一笑,有些话不用多说,彼此心意都是相通的,简瞳真的很庆幸,很感恩,自己拥有这样一个好朋友。

    而许禾,自始至终,好像都未曾变过,每一次她们见面,聚会,简瞳都感觉她们和当年在学校时一模一样,从未因为彼此的身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有任何的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