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热小说 > 都市小说 > 许禾赵平津的小说 > 686 约会
    许禾回去后,也和赵平津说起了这些玩笑话。

    赵平津的意思和她差不多:“你说的没错,孩子们太小了,将来不一定有什么变故,青梅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多了去了,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省的将来,若是孩子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你们闺蜜之间也闹的不愉快。”

    许禾就趴在他胸前撒娇:“什么青梅竹马打不过天降的,你很懂啊赵平津。”

    赵平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禾又道:“你的青梅呢?你肯定也有什么世交家的姐姐妹妹一起长大吧?”

    赵平津抚了抚她的眉梢:“乱想什么呢,我小时候不喜欢女孩子,觉得她们爱哭又娇气,事儿精又讨厌,恨不得躲远远的。”

    “那长大点,青春期情窦初开的时候呢?”

    赵平津将许禾揽在怀中,声音平和:“青春期的时候家里就出了那些事,我爸和我妈闹的不可开交,我整个人几乎都自闭了,哪有心情想这些。”

    许禾瞬间心疼的不行,自己也觉得自己不该失言问这些,忙捧了他脸亲吻轻哄:“老公,对不起啊,我不该提起这些从前的事儿……”

    “心疼了?”

    “嗯。”

    “那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个事你同不同意?”

    许禾想到了什么,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赵平津……”

    “问你呢,同不同意。”赵平津翻身将人压在身下,他拂开许禾额上软软覆着的刘海,低头吻她眉心:“禾儿……你心疼心疼我,好不好?”

    她的心软成了一片水,哪怕结婚这么久了,康宝都这样大了,可许禾这样近距离的看他,仍是会止不住的一次一次心动。

    她没办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哪怕再过分一点,她都舍不得。

    以至于现在自己都快变成小H文里的女主角了,许禾想一想都觉得脸红心跳的不行,羞臊的不得了。

    “还要我怎么心疼嘛,你之前的要求,我哪次没做到……”

    “那这次,你也答应我好不好?”

    “可是,可是那些衣服穿上也太羞耻了……”

    “只是给我看的,也只是我们夫妻之间的情趣而已,不用觉得羞耻的,禾儿……”

    “那我不要那个狐狸小尾巴。”

    赵平津眼底带了笑意,低了头亲吻她的唇角:“好,我们禾儿不要狐狸小尾巴。”

    但最后不知怎么被他哄的晕头转向,还是被他得逞了。

    许禾羞的想哭,赵平津就耐心十足的抱着她哄,甜言蜜语像是永远都说不完。

    夜还很漫长呢,熟睡的孩子们一无所知,柚柚的小脚丫甚至翘在了康宝的肚皮上。

    但康宝却并没有推开妹妹,反而小手握住柚柚胖嘟嘟的小脚丫,睡的很香甜。

    这还是柚柚第一次没有闹着要跟妈妈睡,留在了麓枫公馆。

    孩子们现在还小,所以也不用去考虑什么避嫌的问题,而这些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也实在是弥足珍贵。

    许禾和简瞳都希望,他们可以永远自在如风,无拘无束。

    ……

    简瞳和陈序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两周后。

    陈序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他还去澳城出差了三天。

    当晚本来有个晚宴,但陈序懒得再去应酬,就给推了,让助理代他去了一趟。

    他回了公寓,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上有简瞳的未接电话。

    他顾不得擦头发,赶紧拨了回去。

    “瞳瞳,有事儿吗?”

    “你在哪儿呢。”

    “在家里。”

    “那我一会儿过去。”

    简瞳说完,又十分客气的问了一句:“你方便吗?不方便的话我就改天。”

    陈序攥着手机,眼底却渐渐漫出了细碎的笑意:“当然方便,我去接你好不好?”

    “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开车过去。”

    简瞳拿了驾照也有两年了,她自己买了一辆十几万的车,日常方便母女两个出行而已。

    陈序没有强求,只是温声叮嘱:“这会儿路上还有点堵,你开车小心一点,别着急,慢慢开。”

    “嗯。”

    简瞳没多说,挂断了。

    从她住处过来,开车大约需要三十分钟,陈序算着时间,心里却还是放不下。

    简瞳现在虽然工作很出色,但其实生活上还是有点小迷糊,她开车的水平实在是有点菜。

    差不多挂完电话四十分钟的时候,陈序已经坐不住下楼到了地下车库。

    果不其然,简瞳正在那儿倒车入库,只是总是停不好,她生怕撞到旁边的车子,倒车的过程中总要下来看看。

    陈序失笑,叫了她一声:“瞳瞳。”

    简瞳看到他下来,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我最怕停车了。”

    “我来吧。”陈序让她在一边等着,他上车,很快就将车子停好了。

    “下次再来,我去接你,你开车过来我这边也不放心。”

    陈序自然而然的说着,在走进电梯的时候,就轻轻握住了简瞳的手。

    简瞳挣了一下,但他握的更紧了。

    两人没有再说话,进了房间,简瞳换了鞋子,是新的女士拖鞋。

    “给你买了新的洗漱用品,都在浴室柜子里。”

    陈序松开她的手,却轻轻抱了她一下,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

    简瞳点点头,放下包就去了浴室。

    陈序看着浴室的门关上,里面水声响起,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有一种奇异的紧张和惶恐。

    明明自己不知经历了多少次了,但却在今晚,好像是人生中头一遭一般。

    他干脆去开了一瓶酒,简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陈序已经喝完了一杯了。

    “伤刚好,你就喝酒?”简瞳皱了皱眉。

    “度数很低,是红酒,没事儿的。”

    简瞳没再说什么,开始擦头发。

    陈序起身去帮她拿了吹风机:“我帮你吹吧。”

    简瞳的头发现在只到肩上,以前她也留了长头发,因为陈序的审美很符合男人的通性,就是喜欢黑长直。

    简瞳坐在梳妆台前,陈序将她头发吹到半干的时候,俯下身,轻轻吻住了她。

    简瞳最初没有什么反应,但渐渐的,她好似也有点情动,就缓缓闭上眼,主动的回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