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热小说 > 都市小说 > 极品万岁爷小说免费 > 第1696章 时移世易,故人已老!
    理所当然的语气,让萧雨湘哭笑不得。

    无奈中带着一丝幸福,幸福中带着一丝羞涩,羞涩中又有些期待。

    “陛下,这怎么来得及……”

    “不差这一会,今天是重要日子,臣妾不想出错,您看,深夜行不行?”

    “臣妾保证,任由陛下。”她黛眉轻蹙,好看极了,语气更是温柔到无法形容,完全就是在哄秦云。

    但秦云还是不同意。

    正所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抱着人大步流星的来到寝宫软榻,砰的一声,二人双双砸下。

    萧雨湘娇躯微软,被他的身体的火热给感染了。

    “陛下,别!”

    她立刻想要叫停,她深知,再晚一会,她就是说破了喉咙,也没法让陛下回头了。

    一般这个时候,如果是慕容舜华,秦云只能用软,不能用硬。

    但对于萧雨湘,来硬的,似乎更奏效。

    他眉头迅速一拧,佯装出要龙颜大怒的样子。

    萧雨湘见状,风韵俏脸立刻一变。

    “好好好,陛下,臣妾不说了。”

    “依陛下,依陛下!”

    她的眉梢眼角,都透着一股极致的“溺爱”。

    见状,秦云会心一笑,比起同房,她的溺爱其实更让他开心。

    谁不想有一个违背一切原则,近乎疯狂溺爱自己的妻子呢?

    如果不想,那就是没希望罢了。

    “唔!”

    含糊不清的声音发出。

    软榻上,帘子缓缓垂落。

    二人的身影不断交织,愈演愈烈,似乎倾吐着思念的苦楚。

    两年不见,各自的心里倒地都还是攒着一些情绪的,此刻如洪水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养心殿。

    方圆两百米都清零了。

    那些养在院子里的猫儿,都正向逃窜,似乎不好意思停留。

    而此刻,天色已经悄无声息的即将暗沉下来。

    ……

    天完全黑了之后,皇宫陷入万家灯火,璀璨至极的盛况,络绎不绝的朝臣和皇亲国戚涌入了未央宫。

    礼部更是将所有的舞女,乐师都调了进来。

    国库里最好的美酒更是搬了出来。

    而皇宫外的百姓亦是在庆祝。

    可谓是盛极一时,举国欢庆!

    而秦云,毫不意外的迟到了。

    有些东西就跟酒一样,容易上瘾,一杯接一杯,谁不贪杯?

    未央宫的台阶上。

    秦云牵着萧雨湘的手,走的很快,身后太监宫女的脚步亦是急促。

    “迟到了!”

    “迟到了。”她显得有些着急。

    秦云哭笑不得:“湘儿,你是一国之母,朕是一国之主,迟到又怎么了?”

    萧雨湘的脸蛋分外红润,有说不出的光泽。

    两年的时间,都没有这么白里透红过了。

    她尴尬道:“陛下,话是这么说,但让后宫的妹妹们看到了总归不好,臣妾作为皇后,带头耽搁陛下正事。”

    秦云哈哈大笑。

    低声道:“难道繁衍子嗣,壮大皇室,不算正事?”

    “魏征那些老头不是天天吵着说子嗣稀少吗?”

    萧雨湘脸红,娇嗔了他一眼。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其实她还想要一个。

    在大夏,一妻出六七个孩子,是常有的事,这在大多数人看来,是国家兴旺的关键!

    毕竟在古代,人丁的数量代表了很多东西!

    “陛下到!”

    “皇后娘娘到!”

    老太监扯着嗓子喊道,传达到了未央宫的每一个角落。

    只见这里张灯结彩,华灯初上,威严富贵,人员众多,皆是贵胄,有一种“极乐之宴”的感觉。

    哗啦啦!

    所有谈笑风生的人全部起身,跪地一拜,很是严肃。

    “我等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等参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生匍匐,好不壮观,就连若干皇子公主,也像模像样的跪在地上。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繁盛!

    秦云一眼看去,心潮澎湃!

    这就是他在大夏打下的天下啊!

    “众爱卿平身!”他喊道。

    “多谢陛下!”所有人这才站起来。

    秦云牵着萧雨湘落座,这是她独一无二的殊荣,任何人都不能替代。

    “哈哈哈!”

    “朕在东海两年,无时无刻不都想着这一刻啊。”

    “和诸位爱卿,和家人一起共坐一堂,实乃大幸!”他大笑,露出了近两年来最开怀的笑容。

    顾春棠走出队列,一身锦绣朝服,显得他愈发稳重。

    这两年,他作为宰相,一直主导着内阁,将后方安稳的很好,没有出现半点乱子。

    事实而言,秦云当初重用他,胜过了十万雄兵!

    他拱手,笑呵呵道:“陛下,我等也是如此啊,日夜期待陛下回归。”

    “没错,咳咳咳……”

    后面一点的一个老头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满头白发,咳嗽不断,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陛下,老臣差点就以为这辈子见不到陛下回归了。”

    “还好,还好,等回来了陛下!”他浑浊双眼有些红。

    此人一出,整个未央宫安静了一些。

    他正是魏征,整个大夏最头铁的人,评价褒贬不一,但他的忠心是最纯粹的。

    刀架在他脖子上,灭他满门,他都不可能不忠的那种,典型的认死理。

    秦云看去,内心像是狠狠抽了一下。

    魏征老了。

    彻底老了,牙齿掉的没有几颗了,满脸都是黑点,头发稀疏,皮肤皱褶像是枯皮。

    “陛下,魏大人昨年生了一场大病,孙神医说……”

    萧雨湘蹙眉,有些不忍:“孙神医说可能大限将至了,就算用再好的药效果也不大了,他已经老了。”

    “但他不见到陛下,说是咽不下气,活生生拖到了今天。”

    闻言,秦云蹙眉,一种感伤充斥他的内心。

    往昔种种闪现脑海,他竟是对魏征有些不舍!

    时移世易,故人已老……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酸涩。

    但很多事情没有办法,春去秋来,是大自然的定律,人也一样。

    他内心沉重的叹息,潜意识里更注重关心身边的人了,这些故人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都会离开自己。

    他忽然站了起来,走下台阶,亲自搀扶住了魏征。

    “魏老,朕回来了,让你好等啊。”

    “今日大宴,坐朕旁边,朕陪你说说话。”

    他的语气很温柔。

    魏征这老头瞬间泣不成声,白发苍苍的样子,让未央宫所有人一阵沉重。

    众人看向秦云的眼光,也变得无比敬重。

    魏征本就是谏臣,和陛下也绝对是有过节的那种,但秦云却没有计较,而是礼遇。

    就这样,秦云把魏征搀扶到了自己身边。

    这老头不肯坐。

    说君是君,臣是臣,不可逾越。

    秦云差点气笑了,直接给他下了一道圣旨,他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