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6章 打破最后的幻想_奇门仙道最新章节_尽在聚热小说网
聚热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奇门仙道 > 正文 第626章 打破最后的幻想
    []

    云十三见到白羽墨沉默,知道她肯定是有过这样的怀疑的,继续说道:“现在,白帝是不是你爹都不好说,他们对你好,会让你修炼媚术?

    好吧,退一步,你有狐族的血脉,让你修炼媚术也没错,但是,白帝为何没有让你修炼你们白虎族的真经?”

    “别跟我说,是因为狐族的血脉比白虎族的血脉强,十三爷慧眼如炬,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没错,你现在体内的狐族血脉是比白虎血脉强,但是,这是后来修炼了媚术激发的,没有修炼之前,你的狐族血脉应该是很微弱,远远不如白虎血脉。

    之所以你现在的狐族血脉比白虎血脉强,那是因为你修炼成了媚骨,虽然是伪媚骨,但是,也足以让你体内的狐族血脉压上白虎血脉一筹了。

    再者,你即便是修炼了媚术,却也不活影响你修炼白虎族的真经,但你却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没错,云十三之前就是发现了她体内的媚骨,手指从眉心滑到胸口,就是确认她的媚骨,虽然不是真正的媚骨,仅仅是伪媚骨,但是,也有几分玄妙了。

    云十三每说一句,白羽墨的脸色就惨白一分,是的,云十三说得基本上都对。

    她确实是有怀疑过自己的血脉,有怀疑过白帝与帝后是不是她的父母。

    帝后虽然对她很好,但是,她却没有在帝后身上感受到一丝的亲切,不过,她从白帝身上却也感受到一丝血脉的牵引,这令她放下了自己的怀疑。

    这时候,云十三点出来,再次唤醒了她曾经的疑惑。

    并且,她每次询问白虎族的《虎啸功》时,白帝都会以各种理由让她放弃,还为她找了各种修炼媚术的功法。

    这时候,想想确实很可疑,但是,在内心中,她却不敢接受这样的结果。

    “你修炼的也不是正宗的狐族媚功,不过是一些风尘女子,或者像是合欢宗这样的门派的媚功、媚术,用来取悦人的。

    最为关键的是,你主要修炼的功法却不是媚功,而是一门《夺元功》,或许你都不知道这一门《夺元功》,更不知道它的玄妙,我跟你讲讲……”

    很不巧,云十三从不灭邪魂获得的记忆中就有这么一门功法,《夺元功》是一部邪功,是远古时期的一个邪修所创,是用来培养鼎炉的功法。

    这功法,是给女子修炼的功法,开始修炼并没有什么,不过,修炼这功法的女子,必须在修炼到悟道境之前,都要保留处子之身,否则,修为尽失。

    而修炼到悟道境之后,培养鼎炉的人就会夺走元阴,功法自行认主,会认夺走元阴的男子为主,同时,男子也会夺走她的一身修为。

    但是,这还没有完,这样的女子认主之后,会成为鼎炉,被男子送到其他男修身边,可以通过交合夺取对方的修为,甚至是精气血脉底蕴,然后,再与主人交合,将修为反馈给主人。

    这《夺元功》非常的邪门,云十三也没有想到,现在的修炼界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法,并且还是让他遇到了。

    白羽墨正好是悟道境后期,不过,看她眉宇之间英气未散,元阴未失,还是处子之身。

    只是,白羽飞竟然会让她出来,也不怕他将白羽墨的元阴夺走了,成为她的主人?

    还是,这就是他故意送来的赔罪大礼?

    将《夺元功》解释了一遍,摇摇头,有些怜悯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这样培养自己的女儿,若是亲生女儿,即便是再无情也不会这么做吧?他们这么培养你,有什么目的你应该能猜到。

    只不过,你们白帝城惹上了我,他们还没有向你伸出魔爪,却是将你送来了,想要将你当成赔罪的大礼,这算盘就打错了。”

    白羽墨无言以对,开始的时候,她也以为是自己跑出来的,但是,这时候回想起来,有诸多的不合理。

    堂堂白帝城公主,她又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离开白帝城?

    这样的身份,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但是,她却一路畅通无阻。

    还有,云十三说的《夺元功》,起初她也不相信,但是,云十三还说出了一段修炼秘诀,与她修炼的一模一样,由不得她不相信。

    这时候,她心中涌起了一股悲哀,她一直将他们当做亲人,即便是有疑点,但她也不愿意怀疑,可是,到头来,她只是一件工具而已,一个鼎炉。

    只不过,这件工具,制造工具的人没有用到,却是在一步步算计中送到了云十三面前,她还是一件工具,用来赔罪的工具。

    原来,向云十三请罪求饶的,不是她,她不过是这件事中的一件工具,一切都在白羽飞的掌控之中。

    从头到尾都是一件工具,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捏着,狠狠的捏着,痛的令人窒息。

    自己是不是白帝与帝后的女儿,这个疑惑一直掩埋在她的心底,白帝对她的好,白羽飞对她的好,帝后的关怀,让她不敢怀疑,更不愿意怀疑。

    可是,现在,云十三一个初次见面的外人,非但一眼看穿了她,并且一语点破,她不得不面对。

    “夺元功,呵呵,原来这就是夺元功……”

    白羽墨晃了晃身子,有些站不稳,俏脸上露出一抹悲戚,在这凄然之中,有无奈,有悲凉,一股怨念从心中升起。

    她修炼的功法,全部都是白帝传给她的,甚至,在遇到云十三之前,她都不知道自己主修的是什么功法,这时候才知道那是《夺元功》。

    原来她一直都是被作为鼎炉培养,修炼作为鼎炉的《夺元功》,又让她修炼无数的媚功、媚术,这都是迷惑、取悦人的功法。

    两者结合起来,她已经相信云十三的话了,加上诸多的疑点,她即便是想要反驳云十三,但却发现,她无力反驳,她已经不可能自欺欺人。

    白帝传给她《夺元功》为了什么?

    这时候细细想来,却能发现其中的目的。

    将她培养成鼎炉,这不是为了白帝自己,他不需要,但是,有一个人需要,那是她的那个哥哥,白羽飞需要。

    白羽飞大她很多,她虽然只有不到百岁,但是,白羽飞年龄与她相差甚远,白羽飞已经一千多岁了。

    关键是,她知道,这个哥哥在八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雷灾上人境,而现在,依旧是雷灾上人,迟迟不得突破。

    八百年过去了,依旧没有突破地仙层次,作为白帝城的皇子,曾经精彩绝艳的天骄,还是白帝城的继承人,白帝怎么可能不着急?

    让她修炼这样的鼎炉功法,为的是什么,已经不用深思,答案已经可以呼之欲出。

    自从她突破到了悟道境之后,白羽飞对她的关心更是殷切,特别是她突破到悟道境后期之后,有很多次发现他对自己的态度都有些怪异。

    甚至,对她的殷切已经超出了兄妹之情,如果不是恰好云十三破封而出,从荒原之中归来,令白帝城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为了保住白帝城,这让白羽飞起了别的心思,在她身上算计,恐怕,她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鼎炉了。

    她不傻,这些事情,经过云十三的点拨,一点就通,这些都不难想到。

    若是没错的话,白帝的算计就是让她成为白羽飞的鼎炉,夺取她的底蕴,助他突破地仙层次。

    不管夺取了她的底蕴能不能让白羽飞突破,她却是成了鼎炉,以后少不得要受到他的摆布,让他取悦其他的男人,为他夺取更多的底蕴,助他修炼。

    这一点,她不怀疑,从白帝让她修炼的媚功、媚术就知道了,那都是为了取悦男人的。

    原以为的家人,却是将她当成鼎炉,当成修炼的工具。

    不过,想来确实也是可笑,他们费尽心思的将她这个鼎炉培养出来,但最后却要为了平息云十三的怒火,将她送到了云十三面前。

    这时候,哪怕是如傲雪寒梅的云渺,看向白羽墨的目光也不由生出了一丝怜悯,堂堂的白帝城公主,这时多么尊贵的身份,但是,却被培养成了取悦男人的尤物,成为某些人修炼的鼎炉。

    这时候,白羽墨身子一晃,向着一旁倒去。

    云十三眼疾手快,在她倒下的时候,一手将她的纤细腰肢抄起,白羽墨整个娇躯顺势跌落他怀中。

    看向跌落怀中的软香,发现她此时已经晕过去了,看得出来,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很深,令她悟道后期的修为都晕了过去,可见她心中的悲哀,可想她心中之痛。

    伸出手,在她已经破皮的秀额上抚了抚,一缕乳白色的玄光在指尖闪烁,没入了她的秀额之中,将她轻轻抱起,放在了宽大的宝座上。

    取出一张貂皮毯子盖在她身上,缓缓的走下了高台,脸色低沉的在殿厅中负手而立,心中闪过一丝杀机。

    《夺元功》还有一个秘密,他没有说,但是他知道这个秘密,准确的说,邪神曾经就得到过《夺元功》,对于这一部邪门的鼎炉功法也有所研究。

    与这《夺元功》一起的还有一部《千鼎造化》,这《千鼎造化》乃是男子修炼的,只有修炼成了《千鼎造化》的男子,然后再夺取了修炼了《夺元功》元阴,这个女子就会成为他的鼎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