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热小说 > 网游小说 > 竹青 > 第三章 治疗
    “小姑娘,你家是哪户人家”这时车外传来车夫的声音。看来快到了。

    “村子前面第三排第四户人家。”竹青忙回答。

    “吁”车子稳稳地停了下来。

    竹青连忙从车上下了地,然后大步往家里走。

    “娘,娘,我把钱大夫请回来了”她边走边说。

    茅草屋里面光线很暗,车夫和钱大夫包括那个少妇跟着竹青走进那又低又矮的屋子,过了一会儿才适应屋子里的昏暗。

    只见一个三十岁上下,面黄肌瘦的妇人此刻正坐在木板拼的简陋的床边,怀里抱着个同样瘦骨嶙峋的孩子。

    她一脸愁苦,看到竹青,眼睛顿时一亮,脸上才显示出了了一丝生气:“青儿,你请到了钱大夫”

    她问完了,不等竹青回答,又急急道:“快请钱大夫给山儿看看吧这都大半天了,山娃鼻子里出来的气都烫了”她接着就看到了跟着竹青一起进门的一行人。不由有些诧异:“青丫,怎么这么些人哪个是钱大夫”

    随后她便很不自在了起来。按照乡下的规矩,上门都是客,可是这会儿她根本就没有心思也没有什么办法待客。

    她有些嗫嚅着小声招呼:“大家都坐,坐”

    不过这屋子里太过于狭小,一间屋子里除了一个土灶台,就是这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了。根本就没有让人落座的地方。

    竹青娘脸上露出一丝不期然而然的窘迫。

    那少妇把她的困窘看在眼里,却是一点都不以为意,而是对着钱大夫说道:“赶紧看看孩子要不要紧。”

    不动声色她就给竹青娘解了围。

    而竹青进了门,便径直走到了那土灶台后面,生起了火。再是乡下人,也总有些待客之礼的。竹青打算立马烧点热水出来,哪怕给他们喝点水,也算是全了礼节。

    她生起了火,屋子里就亮了很多,原本阴暗潮湿的屋子里,也显得舒服了些许。

    而透过火光,她也看到了钱大夫紧皱的眉头。

    只见他在给她弟弟竹山把过脉,又看过舌苔之后,却是忧心忡忡地摇起了头:“这孩子,烧的这么厉害,又没有底子,恐怕是难救了。”

    他一句难救说出口,竹青娘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钱大夫,你行行好,就给我山儿救救命吧求求你了”

    钱大夫拧紧了眉头,叹了口气:“这病要是一开始就来找我,兴许来得及,这拖了这么久,除非大罗金仙,不然我真的没法保证”

    竹青娘用手抹了一把眼泪,忍不住啜泣了起来:“前几天看着娃倒也还好,不是特别热,就请本家孙郎中用了几副草药,谁知道药不对症呢,这孩子就烧的糊涂了。也是今儿竹青想到了您,才特意过来请您的。您都说难治了,可怜了我的山娃啊都是娘耽误了你啊”

    她哭的泣不成声,要不是手里还抱着孩子,只怕这会儿已经要跪在地上求情了。

    那少妇在一旁看的皱眉,转脸对着钱大夫说道:“能不能救的你别管了,这会儿你只管用药,药钱我都帮她们付了总是一条人命”

    钱大夫听她这么说,方才像松了口气一般下了决心:“既然娘子你都这么说了,那小老儿就尽量试一试吧”

    他说着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从里面取出一管银针,对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竹山就扎了下去。

    竹青一边看火,一边暗暗留意他扎针的部位。

    作为一个穿越到这个时空的中医本科毕业生,竹青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这个家里一穷二白,还偏偏有个病人。家里大人们好不容易挣得钱,几乎都换成了药。

    可惜她空有一身医术,却根本没法发挥。

    竹青小姑娘自家人知自家事。她们全家都是目不识丁,要是她识字且会医术这件事就这么轻易暴露的话,她非得被人当作是妖精附体给烧了。

    要知道,秀竹村里,还有生病了不找郎中,光找神婆的呢

    跟那样的人家比起来,竹青父母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还知道给孩子请郎中。

    合谷,风池,涌泉,随着钱大夫一针一针扎下去,昏迷不醒的竹山终于有了动静。

    他的眼皮微微动了动,眼睛慢慢睁了开来。

    “娘”他发出微弱的声音。

    “山娃子,山娃子你醒了”看到小儿子醒了,竹青娘惊喜交加。

    她一下子握住了他的手,激动的双手直发抖了。

    看到竹山恢复神智,钱大夫轻轻舒了口气。

    “总算人可以醒来还行。不过,现在他的热度没有退,还是要好好用药,不然就得泡药浴。”钱大夫一边说着,一边在土灶台旁边的破桌子上提笔写起了方子。

    当然,纸笔都是他自个儿随身携带的。

    等到拿到药方,竹青娘还有些恍惚。她万想不到自己的小儿子居然得救了,而且还这么快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竹青也烧好了水了。

    她拿起两个还算完整的缺口粗瓷碗,给钱大夫和那个少妇一人倒了一碗开水。

    “家里实在没有什么招待,两位就喝点热水吧”竹青说着这话,忍不住脸红了。

    然后又对着钱大夫说道:“钱大夫,诊金能不能让我给您做事情来抵”

    听她提起诊金,钱大夫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你家里这个情况,诊金就不用了。对了,那个药我看你们也不一定有钱配,我给你写个条子,你们就直接去镇上的药店里拿吧这会儿我这还有一些药丸,可以先让他服用。”

    他说着颇为有些肉疼得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了竹青。

    他之前被那少妇一顿训斥,当然不敢再收诊金。至于拿出了这个药丸和慷慨解囊帮他们付药费,也都是特意表现给那少妇看的。

    “多谢钱大夫不过,我们家虽然穷,却决计不能就这样白白接受您的帮助钱大夫,您能不能让我去您家里做一阵子帮工来还钱啊”竹青连忙道谢,一边又锲而不舍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她知道这钱秉仁大夫有这么好的表现,跟那个少妇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但是人家到底做出了善行,她还是要谢谢的。

    而且无功不受禄,她并不准备就这样无端端的接受其他人的帮助。在去请钱大夫的时候,她心里就盘算了,要让自己的中医知识发挥效用,她必须有个名正言顺的由头。

    如今去钱大夫家做帮工,已经是她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一来可以用工作来抵偿药费,一来也可以把自己精通医理的事情慢慢摆到明处来。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