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热小说 > 网游小说 > 竹青 > 第四十八章 了解
    竹青摇头:“不是,钱大夫救了我弟弟,我过来帮着做工抵偿诊疗费的。”

    忠叔一脸困惑:“哦?那他对你家倒是挺好的!”

    竹青将自己的小炒肉分成两份,多的一份给忠叔:“忠叔,你也吃,这么多我吃不完。”

    忠叔对她一笑:“小丫头倒会来事的!”并没有拒绝。

    吃完饭后,他又让竹青去打了一次水,趁机休息了一会儿。

    下午换药,他也随口指点了竹青几句,教了她几样常用药。

    又嘱咐竹青:“这些药你先认得了再说。药效的话比较麻烦,你不一定能记得住。到了外面,记得别多说。”

    竹青知道他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其实为人不错。因此对他说的话,都默默记在心里。

    到了傍晚下工,竹青背起小竹篓快速赶去镇上。

    她今天的目标很明确,她想去一趟梁家药铺,问一下他们家有哪些主打药品。

    这次问周正南借了十两银子,竹青打算好好利用起来。

    她赶到梁家药铺的时间比上次晚了一些。

    不过不同于上次,这次梁家药铺干脆已经关着门,打烊了。

    竹青跟药铺边上的一家小杂货店的老板娘打听:“大婶,这药铺现在怎么就关门了?”

    那脸蛋微微发胖的老板娘打量了下竹青,叹了口气,说道:“小姑娘,你这是想过来赊药的吧?可惜了,梁老伯不打算做了,下个月他这药铺就要卖掉啦!”

    “这是怎么说?”竹青很是惊异。

    “哎,他这药铺没有生意,自然就做不下去喽。这问他赊账买药的又太多,他没有进账,也就没法做了!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去回春堂碰碰运气吧!最近回春堂在降价卖药,你去看看吧!说不定有你要的药。”大婶以为竹青就是过来赊账买药的,毕竟竹青现在身上衣服破旧,又灰扑扑的,实在不像是有钱的样子。

    “我家还欠了他五十文药钱,我这是打算给他送钱的。梁老先生他现在人在哪里呀?大婶您知道吗?”竹青耐心跟她解释,又打听那位梁老先生的住处。

    梁老先生是个好人,上次他还指点竹青去王家医馆卖了大蓟的。

    现在他居然都要关掉药铺了,竹青觉得首先得去把自己家欠他的药费还上。

    至于她之前想的别的打算,得看到了梁老先生再说。

    “哦,这样啊!他家就住在这药铺后面,你绕过去叫一下就是了。”那老板娘听竹青这样说,倒是神色和缓了许多:“小丫头你家倒是难得的,总算还知道还账!”

    竹青被她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大婶!”她对着老板娘道过了谢,便往药铺后头走去。

    绕过了铺面,她走到了一个低矮的小院落跟前。

    院门此刻已经关上了。从院墙里面,探出来一株石榴树,树上有稀稀落落的花朵,也有几个小小的刚结的果子。

    竹青踩着院门前的条石,轻轻敲响了院门:“家里有人吗?”

    “哎,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院子里传出来,随后院门“吱呀”一声开了。

    前来开门的正是梁老先生。他一眼看到竹青,不由得一愣:“小姑娘,你找我有事?”

    竹青对他点点头:“梁老先生,我今天是过来给您送钱的!之前我们家欠了您的药费,还没有还……”

    听到竹青的来意,梁老先生摆摆手:“哎呀,算了,算了!你家能欠几个钱?我不要了。就全当做了好事了。”

    竹青皱眉坚持道:“那可不行,老先生,我娘教过我,再穷也不能赖账!五十文钱也不是小数目呢,可以买上二十来斤米呢!这钱,我一定要还!”

    梁老先生挑眉:“哎,你娘倒是挺讲道理的。行,既然你家坚持,那我也不客气了。五十文是吧?拿来吧!”

    竹青于是取下背后的小竹篓,从靠着自己背的那边的狭缝里掏出一个小荷包,从中掏出五十文钱,递了过去。

    看到竹青果然掏了五十文钱出来,梁老先生却正色摇头:“不对,不对,不是钱,是当时的方子!每个来赊账的人,我都会在药单上做个记号,你这没有单子,我怎么好收你的钱?丫头,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快回去吧!”

    梁老先生这么说,竹青不由一愣。那取了药的药单,一般人家不大会记得保存吧?这老先生,看来是存心不要自己还钱了。

    只是他药铺都快经营不下去了,为什么还不肯收回欠账呢?

    竹青有些弄不懂这位老先生的想法,忍不住开口询问:“老先生,我听说您的药铺已经打算关门歇业了?若是因为赊账太多,资金不足,为何不愿收回欠账呢?”

    梁老先生看了她一眼,随后笑道:“小丫头,我这店铺的资金短缺,区区一点赊账,又能抵得什么?再说,不是至急为难,谁又愿意来赊欠?老夫开这药铺,本来也不是为了靠它发财,不过是想方便乡里罢了。如今既然难以为继,那就安心在家养老罢了。”

    竹青抬眼看看他,然后摇头说道:“老先生,您的话我可不认同!既然您想要方便乡里,那就不该关门啊!我听说那回春堂的药,可是比您铺子里的贵了一倍不止,效果也就跟您这里差不多。您关门了,乡亲们除了去回春堂,可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那轮到没有钱的,岂不是只能等着病死?”

    梁老先生被她说的一愣,随后苦笑:“丫头,道理我也懂。可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老头子现在自身难保,还怎么帮助乡亲们?”

    “着啊!老先生,所以说您应该把赊账要回来啊!大家有赊就该有还啊!就算真的是一时手头不济,这有了之后,还是该还给您啊!一点一滴虽然不多,可是聚沙成塔,全都聚起来了不就多了吗?我听说您这药铺开了十多年,这十多年,帮助过的人肯定不少吧?”竹青劝道。

    梁老先生听了她的话,却是一笑置之:“哎,几十年了,赊出去的那些帐单谁还记得?这大家都是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收也不好意思啊!算啦,算啦,就当是我帮过大家啦!”